阅读历史
换源:

76、第七十六章

作品:向师祖献上咸鱼|作者:扶华|分类:女生|更新:2019-06-12 21:07:09|下载:向师祖献上咸鱼TXT下载
  “好吧, 我必须告诉你,这孩子其实不是我生的。”廖停雁尝试心平气和地和十六岁的陛下讲道理。

  陛下坐在她对面,闻言冷冷一笑, “不要骗人了, 这孩子脸长得和我相似,一双眼睛却像极了你,你抵赖有什么用, 抵赖这事就不存在吗。”

  廖停雁:我不抵赖这事也是不存在的!

  黑蛇丝丝坐在这对道侣中间,趴在桌子上晃腿,像个惨遭爹妈离婚, 对未来不知何去何从的迷茫小男孩。

  廖停雁也陷入迷茫, 对着黑蛇的脸仔细看,心想,这眼睛跟我长得像吗?我怎么没感觉啊?她从前过年回老家, 总听说家里哪个表妹长得和自己哪里像, 可每回都看不出来。此时此刻, 她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眼神是不是不太好。

  难道别人都看出来了, 只有我没看出来?她想起这些年来对她和黑蛇母子关系毫不怀疑的魔域众人。

  廖停雁:“他确实是你一个人搞出来的。”喂了太多血给喂成了变异蛇,最后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让他能变成人形。

  司马焦:“越说越离谱了。”他用一张掌握着全世界真理的脸对着廖停雁, 完全不相信她的真话。

  对的, 这世界上就是真话比较难以令人相信。

  其实不管是十六岁的陛下还是几百岁的师祖, 他们都是一模一样的,又固执又自我,觉得全世界自己最牛逼, 其他人都是傻逼,也只相信自己认定的东西。比如说从前认定了爱她,就要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她,现在认定了她是妖,她就怎么解释都不听。

  真是头疼。

  凑活过呗,还能离咋地.jpg

  “行吧,是我生的,你的孩子,行了吧。”廖停雁不想解释了。

  司马焦早有预料般道:“我就说你骗不了我。”小伙子还挺得意呢。

  嘿,这家伙怎么这么欠揍呢。

  不过廖停雁看着道侣不知天高地厚的嫩脸,心中冷笑,行,祖宗,你就这么认着吧,等到你自己恢复记忆,看看你再想起来这一段是何感受。听到自己打脸的声音了吗?听到自己久远之前发出的“真香”呼唤了吗?

  我等着。

  司马焦接受了忽然出现的鹅子,也顺便接受了廖停雁那只养成了猪的宠物狐狸,偶尔跟她躺在一起的时候,也会顺手摸两把狐狸猪的毛毛,但最爱的还是摸廖停雁的腰。

  廖停雁转眼来了一个月,每月的灵火暴躁期如期而至,疼的她面色惨白,瘫在床上不动。

  司马焦发现她的异状,让人去唤医者过来,被廖停雁一把抓住了手,“没用的,他们看不出来什么,也没办法缓解。”她声音虚弱,半阖着眼睛说。

  司马焦看她这个样子,心里就有掩不住的暴躁和怒火,“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这样是因为什么?”

  廖停雁终于看了他一眼,“……以前受过伤。”

  司马焦神色阴沉,语气里带着风雨欲来的怒气,“是谁,谁伤了你?!”

  廖停雁忽然用力捏他的手,“就是你。”

  司马焦断然道:“不可能。”他想都没想就反驳了,他有一种盲目的自信,觉得这个世界上再没人会像他一样护着面前这个女人。

  廖停雁疼的难受了,想起来这些年每月的痛苦,又想起当初抓出司马焦神魂的那一刻,心里的惊怒,她吸了口气,说:“你以前特别厉害,有你保护我,没人能伤我,所以唯一能伤我的就是你自己了。”

  “你杀了我一次。”廖停雁的语气很平静飘渺,不像平时说话那么随意。

  “不可能。”司马焦仍是这么说。

  廖停雁:“你那时候要死了,你想要我跟你一起死。”

  司马焦陷入了沉默,看着廖停雁苍白的脸不吭声,他迟疑了,因为他想了想那种情况,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这么做。他现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一个比从前好解读的司马焦,所以他的迟疑代表着,他可能真的想过杀她。

  廖停雁发现自己竟然都不觉得害怕。对啊,这才是司马焦。可他那会儿怎么偏偏要牺牲自己给她留下一切呢。

  司马焦俯身,托起廖停雁的脸,“你没有骗我?”

  廖停雁:“你在十七年前,确实杀了我一次。”

  司马焦这个人,真话不相信,她现在说的假话,他却好像真的信了,颦眉抱着她,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只缓缓地抚摸她的头发。

  他凝视廖停雁此刻的脸,眼前忽然出现一幕短暂的画面,他抱着她坐在碧色的潭中,浑身仿佛燃烧起来一般,而她望着他,眼里都是泪,摇头朝他大喊什么,看上去好像要崩溃了。比起平时随便瘫着的人,就好像有什么在她眼睛里碎了。

  司马焦一愣,按了按滞闷的胸口。

  那是什么,他从前的记忆?

  廖停雁抓住司马焦的手,司马焦回神,握住她的手,语气放缓了许多,可能是他这辈子最温柔的语气,“真的很痛?”

  廖停雁吸气:“真的很疼。”

  “我好疼啊,司马焦,我好疼。”

  以前没有这么疼的,之前十七年,司马焦不在的时候,到了那几天她就找个池子泡着,疼狠了就大声骂司马焦,觉得好像也没什么难熬的,可是现在罪魁祸首司马焦就在身边,她忽然觉得格外疼,让她特别想让司马焦跟自己一起疼。

  她做到了,当她用虚弱的语气说自己很疼的时候,她看到司马焦的神情,一瞬间觉得,他好像也很疼似得,竟然难以忍耐地微微抿起了唇。

  这时候她又心软了。

  算了,故意闹他干什么,司马焦就是这样的人,而且这样的疼,或许他有生以来的几百年中,日日夜夜都在承受着。他不像她这么怕疼,何尝不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

  廖停雁不说话了。

  司马焦却好像更加不能忍受,“做些什么你才会缓解?”

  廖停雁:“……泡在水里会好一点。”

  其实不会,需要泡在冰冷的灵池里才行,但这样的灵池这里没有,而且普通人的身体在这种灵池旁边是会被寒气入侵的,现在的司马焦受不住这个。

  听到她这么说,司马焦将她抱到了梓泉宫后的一汪泉池里,他抱着廖停雁走进去,自己一起泡在里面,用唇蹭了蹭她的额头,“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廖停雁靠在他少年的怀里,吸了吸鼻子,继续骗他,“好点了。”

  泉水清澈,他们的衣袍在水中纠缠在一起,廖停雁在身体细密的疼痛里,回想起了许多从前的事。好像只有疼痛的刺激,才能让她的记忆一点点失而复得。

  她想起来在庚辰仙府里的时候,那时候司马焦也爱浸泡在水中。她记得最开始,他浸泡的是寒池,那么冷,连她也受不了的冰冷寒池,可是后来,不知不觉,他就开始随便找个水池泡着了。

  为什么?好像是是因为那会儿司马焦不管在哪泡着,都想让她陪伴一起。是因为她受不了寒池,所以他只随意找了普通的水池泡着吗?

  廖停雁在时隔多年后,猛然明白了当年那个在夏日山溪边凝望她的司马焦。他那时的心情,是否和现在的她一样?

  他或许那时候也承受着比她如今百倍的痛,只是他还能靠在那不露出丝毫异色,朝她露出一个笑,伸手对她说:“过来。”平静得让她觉得,那只是个惬意又慵懒的午后小憩,一段寻常又舒适的时光。

  那时候他们的痛苦并不是互通的。

  回忆里的司马焦猛然消失,如今这个什么都不记得的少年司马焦正沉默地为她擦拭脸颊上不知何时落下的泪水。

  “真的这么疼?”

  他的眉头始终蹙起,仔细擦完她的眼泪,又亲吻她的眼睛,充满了怜爱的味道,明明才是个少年而已,明明是个不知道什么是怜惜的暴君。

  廖停雁抽着气,仰头去找他的唇。

  司马焦拨开她脸颊边上贴着的湿发,托着她的脑袋亲她。廖停雁抱住了司马焦的脖子,双手抱着他的背。他抱着她靠在池壁上,头发.漂在水中,抱着她的手慢慢抚着她的背脊。

  廖停雁忽然觉得,身体里灵火造成的刺痛有所缓解,她离开司马焦的唇,将脑袋靠在他肩膀上喘气,“我好点了。”

  “嗯。”司马焦侧头亲吻她的脖子,用鼻子蹭着她耳垂。

  廖停雁:“好像亲一下之后没刚才那么痛了。”

  司马焦思考片刻,动手解她的衣服。

  廖停雁:“等下。”

  廖停雁:“我正疼着呢,你松手。”

  司马焦:“我试试,你乖点,不要吵。”

  廖停雁:“我不试!我廖停雁今天就是痛死,死在这里,也不要这么做!”

  ……

  廖停雁:“你是不是觉得疼?”

  司马焦:“……”

  廖停雁:“不然还是算了?我们以前……那时候也没见你疼啊,还是你现在年纪太小了……”

  司马焦捏她的后脖子,“住嘴。”

  廖停雁:“噗哈哈哈哈哈哈~”

  司马焦却没有被她笑的恼羞成怒,他看着她笑,眉头稍稍一松,脸上也露出来一点笑意,紧紧抱着她换了个姿势,拇指擦了擦她的眼角,“是不是没有之前那么疼了?”

  好像是真的有效,灵火被司马焦安抚下来了。

  廖停雁想起来自己刚才被美色所惑没能把持住,忽然觉得有点羞耻,她捂住了脸,又干脆把脑门磕在司马焦的肩上,司马焦就在她耳边笑,笑的苏苏的。

  他们就像是两株在水中招摇的水草,无声而温柔的纠缠。

  “你真的很爱我。”廖停雁在迷糊中,听到了司马焦这么说,他按着她的脑袋,压着她紧紧贴在自己怀里。

  廖停雁闭着眼睛,同样抱着他,轻轻嗯了一声。

  如果我不爱你,不管在哪里我都会过得快乐。

  可如果我不爱你,在哪里我都不会过得这么快乐。

  ……

  大臣们在下面争论了半天,都没听见上首的陛下说一句话,众人不约而同停下来往上望去,发现他完全没有听他们的话。虽然陛下从前也不太听他们说什么,表现的非常随便,但今天他竟然在发呆,一只手放在鼻端,轻轻捻动,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一点罕见的真实笑容。

  不像那个会因为心情不好就要杀人的陛下,像个想起心上人的少年。

  大臣们:……惊!!!

  司马焦注意到了他们见鬼的神情,干脆站起来,“你们自己看着办,孤要去夏宫避暑。”

  他带着怕热又爱泡水的贵妃去夏宫避暑了。之前吹了他好长一段时间彩虹屁的大臣们又开始痛心疾首:陛下被美色所惑!没救了!肯定要亡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可能他们一个是像火一样的爱,一个是像水一样的爱。 恒点小说阅读